学校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纲要实施三年来我国稳步推进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2013-07-30编辑:梁勇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教育规划纲要实施3周年特别报道 

稳步推进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关键词:公开选拔大学校长

  ■新闻故事 

现场感受校长“大考” 

  “你认为青年教师职业发展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假如当校长你打算从哪个方面入手解决这些问题?”“你认为当前大学生最可贵、最可爱的地方是什么,还欠缺什么?” 

  2013年元旦前一天,中国药科大学丝毫没有放假的轻松,师生代表聚集在礼堂里,全程参与未来校长的面试,候选人是5位公开报名并经过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不同高校的副校长。这是教育部自教育规划纲要颁布实施以来,第二次举行直属高校大学校长公开选拔。 

  面试分为陈述和答辩环节。考官接踵而来的问题,显然并不全在候选人的意料之中,不时地喝水、擦手以及沉默,让场面显得愈发紧张。校长“大考”,中国药科大学的师生不约而同地选择这个词来定义这次面试。 

  民主是此次公开选拔校长的一大特点。师生不仅可以通过民意测验反映对校长候选人的偏好,意见还可以直达遴选委员会的核心。在23人组成的遴选委员会中,有8名学校的代表,包括二级学院院长、长江学者、杰出校友和学生代表。同时,这次面试还向媒体开放。 

  在中国药科大学的面试现场,遴选委员会的学生代表、该校国际医药商学院大三学生沈洁告诉记者,遴选委员会采取现场打分的方式,评分表上有5个项目,包括思想政治、办学理念等,其中办学理念的分值是最高的。 

  在5位候选人中,浙江大学副校长来茂德的发言用数据说话,展示了清华、北大、浙大及中国药科大学等高校的数据,把师生比、人均科研经费、拥有博士学位教师比例等逐一进行对比,“清华大学人均科研经费124万元,中国药科大学9.4万元,这说明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听到这里,一直带着挑剔目光的师生代表情不自禁地热烈掌声,在实实在在的数据面前,台下的轻声议论变成了屏息静听和认真记录。想不到,这位外校的副校长经过短短几天的准备,竟能如此精准地直指问题。中国药科大学中药学院党委副书记赵健告诉记者,“从候选人的发言中,自己也深受启发,心目中的新校长要对学校发展、人才培养、科学研究要有自己独到的思路。” 

  选拔机制的公开、公正,让“考生”们也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一次“裸考”。后来成功当选中国药科大学校长的来茂德回忆,因为下大雪,他们中有人深夜才抵达南京,但第二天早上7点20分,所有人都必须按照规定进入一个房间待考。进门时,手机、电脑等一切通讯设备全部上交,“坐了四五个小时,这段时间只能看书。” 

  “参与本身就意味着对改革的推动。”对于这次公开选拔,曾经的候选人、苏州大学副校长熊思东说,“从过去的上级行政任命,到由广泛的师生员工、专家参与的选拔,这是教育管理制度和用人制度一次重大的改革,向外界传递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第一是高校改革步子在加快,第二是我们要用更多的教育家来管理教育。这两点非常清晰,也成为大家的共识。”(本报记者 高靓)

  ■专家点评 

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重要探索

清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 王晓阳

  从2011年开始的直属高校公开选拔大学校长改革试点,在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其意义不仅在于以民主、透明、公开的程序和方式选拔大学校长,而且还在于它是探索现代大学制度迈出的重要一步。 

  通过民主程序,自下而上地产生校长候选人,然后又组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校长遴选委员会,整个遴选、考核过程充分体现透明公开,使得广大教师、学生都享有知情权、参与权,通过这种方式遴选的校长,也就享有更高的知名度、更广泛的民意支持,成为能够为高校发展做出贡献的德才兼备的优秀管理人才。 

  自教育规划纲要颁布以来,公开选拔大学校长已经举行过两次,范围有所扩大,机制也不断完善。当然,在改革的未来方向上,还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完善的地方。诸如遴选委员会的组成,能否体现“政校分开、管办分离”的原则要求?能否充分体现和落实大学办学自主权?遴选委员会成员中,来自大学师生和管理者的比例能否更高一些?对校长岗位职责定义和候选人资格要求的陈述能否更加精细化?对校长岗位工作内容、工作环境、组织成员特性等,以及候选人的基本态度、知识、能力等要求的陈述能否更加具体,使得最后遴选出来的校长人岗匹配度更高。在具体考核测评过程中,也应考虑采用更加客观、科学的考评工具,例如人事心理学中的评价中心(assessment center)方法等。 

  从建设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要求来看,公开选拔大学校长仅是其中的一个步骤。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也可以有多种方式和途径,不宜一刀切。从教育发展中长期规划的要求来看,大学校长的遴选固然重要,大学校长办学职权的行使向谁负责、大学校长的任期责任制考核等相关制度建设同样重要。大学章程制定、大学学术委员会作用的加强、大学理事会或董事会管理制度的建立等都是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只有进行一种系统、配套的制度建设才能使其发挥最好的效果,克服旧的管理制度的弊端和问题。 

  ■政策背景 

  2010年7月颁布实施的教育规划纲要,专章阐述“建设现代学校制度”,并首次明确提出“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 

  2011年12月,教育部发布了《教育部公开选拔直属高校校长公告》,正式拉开直属高校校长选拔任用制度改革试点大幕。首次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范大学校长和西南财经大学校长。报名者须具有博士学位和正高级专业技术职务,是年龄一般不超过50周岁的中国公民,且没有国外永久居留权或者当选校长后自愿放弃国外永久居留权。 

  2012年4月,教育部发布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张宗益、东北师范大学校长刘益春的任职通知,首批公开选拔的大学校长正式上任。 

  2012年12月,教育部再次公开选拔了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和中国药科大学等3所大学校长。在个人自荐、组织推荐的基础上,增加了3人以上联名举荐,整个遴选过程坚持增强透明度,扩大民主公开。面试过程增加了校内电视直播、媒体记者现场旁听和采访,并通过多种形式向社会公开。 

  2013年1月,教育部宣布了关于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和中国药科大学的校长任免决定,通过公开选拔的张欣欣、徐安龙、来茂德同志分别担任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和中国药科大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3年7月30日第1版